成 人 小 说爽文裸 肉

正文 第二千二百二十五章 友誼的小船翻了

小貼士:頁麵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成 人 小 说爽文裸 肉www.jacobs1916.com ,最快更新《終極學生在都市》章節!


    “是,聖女大人。”騰拉爾再次行禮。

    用眼角的餘光掃了李澤道一眼,那種惡毒的幽光著實令人心悸。

    很快的,這一個個小竹排向前蕩去,消失在李澤道的視線裏。

    那一大群恐怖的蠱蟲也散去大多數,隻餘下騰拉爾所處蠱寨培養的那些蠱蟲。

    此時騰拉爾跟弋江肩並肩站在那竹排上,眼神惡毒的看著被無色牆困在那大樹上的李澤道以及水妃靈。

    殺弟仇人就在眼前,騰拉爾卻是沒辦法立即然對方嚐最恐怖的酷刑,著實讓他憋屈得很想吐血。

    在騰拉爾看來,想殺死李澤道跟水妃靈,無非就兩種方式。

    第一,讓弋江將那無色牆給撤了,然後蠱蟲鋪天蓋地的撲過去,之後李澤道勢必會亮出黃金罩抵擋住蠱蟲,到時隻需靜待他那靈氣耗盡,之後他要麽等著被蠱蟲吞啃得一幹二淨,要麽就能引爆黃金罩。

    隻是之前的那種詭異的畫麵曆曆在目,那死死的困住那黃金罩的蠱蟲竟然倉皇逃走,之後更是有著一股極其可怕,根本就抵擋不住的氣息爆射而出,然後他跟他的那兩個手下就這樣被打飛了。

    直到現在,騰拉爾還是想不明白,那些蠱蟲究竟在害怕什麽,更不明白那股難以抵擋的氣息來自何處。

    但是不管怎樣,那小子肯定還有極其可怕的後招,因此無色牆最好還是別撤。

    那麽就隻能用第二種方式了,那就是將他們困在無色牆裏頭,一天困不死他們,就兩天,兩天不行就三天,三天不行就一個月……活生生的困死他們。

    但是騰拉爾等不及了,他現在立即馬上就想讓他們去死!

    “弋江,你有何辦法能在最短時間內讓這兩個該死的入侵者徹底的失去行動能力?”騰拉爾咬牙切齒的說道。

    弋江此時已然知道李澤道正是挾持了騰拉爾的弟弟,這才脅迫騰拉爾解開水妃靈身上的蠱毒,之後更是一把掐斷了騰拉木的脖子,而且,騰拉木還是靈神境上品巔峰修為的強者!

    還了解到在蠱蟲困住黃金罩的時候,竟然發生了蠱蟲倉惶逃走這種怪事,畢竟能讓蠱蟲如此慌亂,自是遭遇了什麽可怕的東西了。

    隻是,短短幾天相處向來,弋江還真是不知道李澤道身上有什麽東西會讓蠱蟲感覺到恐懼的。

    所以這件事情,無疑相當的詭異,讓人怎麽想都想不通。

    但是不管怎樣,蠱人最大的依賴蠱蟲算是失去應有的作用了,這些蠱蟲根本就沒辦法對這兩人產生威脅,至少短時間內沒辦法。

    這也是為什麽,弋江選擇用無色牆困住李澤道以及水妃靈,而不是讓蠱蟲一擁而上。

    所以此時,弋江也有些頭疼該對付李澤道以及水妃靈。

    硬碰硬的話,他還真不認為自己可以製服這兩個人,甚至說不定的要吃大虧的,況且他還知道李澤道手中還有一種極其厲害會發生劇烈爆炸的毒丹,一旦中毒,在沒有獨門解藥的情況下,必死無疑!

    長期將他們困在這裏,直到困死為止,似乎也不是個事,主要是騰拉爾等不及了。

    當然,他也等不及。

    沒殺了這小子以及這個實力幾乎跟他持平的女人,弋江心裏也不是那麽踏實。

    “騰拉長老,這樣吧,我跟蛇鳥有些交情,我這就請蛇鳥過來,有蛇鳥在,自是可以輕鬆的擊殺這兩人。”弋江沉吟了下,想出了一個在他看來算是最佳的辦法。

    “那你趕緊去讓蛇鳥過來吧。”騰拉爾聞言,看著李澤道的眼神更是惡毒無比了。

    如果說眼神能夠殺人的話,那李澤道早就不知道被殺了幾百次了。

    “騰拉長老,我這就去。”

    當下,弋江身形一閃掠上那獨木舟,打算離開迷途林找蛇鳥去。

    騰拉爾一屁股坐在那竹排上,眼神死死的盯著李澤道看,像是怕他逃了似的。

    李澤道卻是懶得在多看騰拉爾一眼,也沒有心急如焚想什麽對策……想了也沒用不是?而是拉著水妃靈說起笑話來了,權當是打發一下無聊的時間。

    “水姐姐,我跟你說個笑話。”

    “笑話?什麽笑話?”水妃靈來了點興趣。

    “話說有這麽一個人,從小就開始拚命的修煉,直到快要走到生命的盡頭了,修為卻是依舊停留在靈穀境修為。在他彌留之際,他的孫子問他還有什麽未了的心願。這個人說,我一輩子被罵垃圾,著實痛苦無比,所以我希望臨死之前,被誇一次。”

    “他的孫子趕緊點頭說道:爺爺,您的這種垃圾,老厲害了,簡直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啊!”

    水妃靈嘴角抽了抽,一身雞皮疙瘩,好冷。

    當下李澤道又說了個葷笑話,惹得水妃靈嬌笑連連,嫵媚異常,那水汪汪的眼睛都快把李澤道給淹死了。

    這自是把騰拉爾給氣得鼻孔都冒煙了。

    “該死的,一會兒看你們還怎麽笑出來!”騰拉爾眼睛猩紅得可怕,咬牙切齒的罵道。

    約莫兩炷香時間過去,卻是聽到一連串令人頭皮發麻的嗚嗚鬼叫聲傳來。

    “來了!”騰拉爾臉上流露出喜色站起身來。

    李澤道跟水妃靈對視了一眼,皆能看到對方那種顯得凝重的臉。

    蛇鳥的恐怖他們可是見識過的。

    幾個呼吸不到,已然看到蛇鳥那巨大身形從上而降,最後穩穩的站立在前方那粗大的樹幹上。

    與此同時,弋江身形一閃,從蛇鳥的後背掠下。

    對於騰拉爾來說,如此近距離麵對這隻在這片神聖土地生活了上千年的鳥,還是第一次,因此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小心髒哆嗦了好幾下。

    心想這隻鳥果真如同傳聞那樣,相當殘暴。

    “小弟弟,等那該死的家夥撤掉這該死的無色牆,姐姐來纏住他們,你伺機逃走。”水妃靈麵色凝重的看著李澤道,壓低著聲音說。

    麵對弋江,她尚且沒有必勝的把握,在加上那隻恐怖的鳥,自是隻有望風而逃的份。

    不過身上還有一些大傻蛋,拖住他們一會兒應該沒什麽問題才對。

    “水姐姐,你舍得放開我的手嗎?”李澤道嘿嘿一笑。

    “……”水妃靈無語,貌似是你抓著我的手不放好不好?

    “再說了,無論是那兩個人,亦或者是這些蠱蟲,還有那隻鳥,都不足為懼。”李澤道給了水妃靈一個安心的眼神。

    要不是實在不行的話,他都想牛逼轟轟的來這麽一句……老子有龜老子怕誰?老子有龜還真就可以為所欲為!

    弋江那灰蒙蒙的眼睛掃了李澤道一眼,眉頭微微皺了皺。

    幾天相處下來,他多少有些了解李澤道,知道這不是一個喜歡說大話的人,此時他如此篤定淡然,自是讓他心裏有些不淡定。

    但是有蛇鳥在,弋江也著實想不到自己有任何壓製不住他們兩個的理由。

    當下弋江又跟蛇鳥交流了幾句,表示自己一撤了無色牆,你便立即朝李澤道撲過去,至於那個女人,他來對付即可。

    雖然李澤道的修為不及水妃靈,但是不知道為什麽,弋江總覺得他比水妃靈還難對付,因此將他交給蛇鳥,自是在好不過。

    蛇鳥那流露出凶殘氣息的三角眼掃了李澤道一眼,鬼哭狼嚎了幾聲,表示自己明白。

    弋江點了點頭,心念一動,撤走了捆著李澤道以及水妃靈的無色牆,與此同時就要撲向水妃靈。

    但是就在這時,弋江清楚的感覺到有一道極其恐怖且又熟悉的熱浪襲來,想躲開卻是已經來不及了。

    “為什麽?”弋江心裏駭然到極點。

    呼吸之間,隻聽見“砰!”一聲悶響,那股蘊含恐怖能量的熱浪狠狠的砸在了弋江丹田處!

    弋江眼珠子一下子就瞪得滾圓,流露出難以相信的驚悚神色。

    隨即,他整個人更是如同斷線風風箏一般飛了出去,飛的過程當中,更是連連吐出了好幾口悶血,最後重重跌入那渾濁的水中。

    騰拉爾直接傻了,眼神裏飽含著殺氣準備迎擊的水妃靈也傻了,心裏祈求小烏龜別裝死了趕緊出來大展龜威的李澤道更是傻了。

    他們的腦海劇烈轟鳴,心裏掀起了前所未有的滔天巨浪,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

    他們就這樣傻乎乎的看著蛇鳥朝落入水中的弋江撲了過去,隨即用它那利爪一把抓起弋江,然後像是扔垃圾似的將其扔在那樹幹上。

    在看弋江,大口的吐著鮮血,竟是氣若遊絲,眼睛都快睜不開了。

    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他那存儲靈氣的丹田已經被徹底的擊碎,換句話說,即便他不死,也徹底的失去了修為了。

    他不再是靈神境上品巔峰的強者,他就是一個不具備任何靈氣的廢人,隨便一個修煉出丹田的幾歲小孩,都足以將其擊殺。

    李澤道,水妃靈以及騰拉爾之所以徹底傻眼,腦海劇烈轟鳴得厲害,不僅僅是因為弋江被打飛了,更是因為,偷襲弋江的是蛇鳥!

    那被他請來對付李澤道以及水妃靈的蛇鳥!那昔日為了報恩救了弋江一命隨後一人一鳥還友好建立了良好的友誼互相取暖了二十載的蛇鳥!

    現在,友誼的小船怎麽說翻就翻?蛇鳥怎麽就將他往死裏打?


本書手機閱讀:http://m.jacobs1916.com/book/12957/

本書手機閱讀:http://m.jacobs1916.com/book/12957/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在點擊""記錄本次(正文 第二千二百二十五章 友誼的小船翻了)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我的書架即可看到!

請點擊右側“分享”按鈕,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